最新公告
  • 本站主营:永劫无间辅助,绝地求生辅助,和平精英辅助,王者荣耀辅助,英雄联盟辅助,穿越火线辅助,等其他多款游戏辅助。查看更多
  • 程子华负伤住院,院长问:中央红军可以吃鸡吗

    鸡作为六畜之一,是最普通不过的家禽。鸡肉及鸡蛋皆为大众化食品。鸡肉鲜美,鸡蛋纯香,营养价值丰富,可谓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常识。

    本文要叙述的故事,虽然与鸡有关,但它既不是一般的常识,也不是外婆、奶奶在孩子入睡前絮叨的闲话。

    这个故事与红二十五军有关。红二十五军创建不久,就有一条铁的纪律:不吃鸡!随着故事的发展,甚至演变成极端严厉的清规戒律,如有违犯者必遭杀身之罪。

    故事发展到这种地步,的确也是闻所未闻的咄咄怪事。鸡的故事及其种种传说,其中的辛酸苦辣足以使人回味无穷……

    鸡的故事恰好就发生在鸡年,是由一副对联引起的。

    1933年3月5日(农历癸酉年二月初十),重建后的红二十五军,隐蔽地集结在野鸡笼一带,准备向郭家河之敌发起进攻。

    当时,野鸡笼不少农家门前,还都保留着一副副新春对联:红军来了鸡犬不惊,白军来了鸡犬不宁,横批是红白分明。这也是第四次反围剿中民心向背的真实写照!

    参加围剿红军的马鸿逵部第十一路军三十五师两个团,时由新集进驻到了郭家河。

    该师官兵大部分来自西北少数民族聚居区,每到一地即大量搜捕宰食鸡鸭耕牛。两天之内,就在郭家河宰杀了数十头耕牛,鸡鸭多得不计其数。

    河边上,敌人所丢弃的牛头、牛角、牛蹄子,鸡毛、鸡肠、鸡爪子,狼藉遍地,惨不忍睹。老百姓见之,无不咬牙切齿,恨之入骨。和平精英辅助

    3月6日,红二十五军一举歼灭了敌三十五师两个团,收复了郭家河这座中心乡镇。

    第二天举行祝捷大会时,临街的几家店铺门前,居然又贴出几副对联表示庆贺:白军来了鸡犬不宁,红军来了鸡犬不惊!将上联与下联又作了调换,横批也改为灭白兴红。

    对于郭家河战斗的胜利,当地群众都打心眼里感到欢欣鼓舞!

    这天,中共鄂豫皖省委主要领导沈泽民、徐宝珊、成仿吾等人,都亲临郭家河参加了祝捷大会。

    几位学识渊博的领导同志,欢聚在当年的一所列宁高等小学里面,你一言他一语又说又笑,眉飞色舞,兴高采烈。谈笑之间,也不知是谁提到了那副对联,于是就引起了一番议论:

    省委组织部长徐宝珊首先讲道:这副对联内容实在,也很绝妙!一个鸡犬不宁,一个鸡犬不惊,就把红军与白军的不同本质,极其鲜明地描绘出来了……

    鸡犬不宁,是对白军扰乱地方的无情揭露;鸡犬不惊,是对红军严守纪律的美好赞誉。省委宣传部长成仿吾作了结论性的评论。

    成仿吾

    言之有理!省委书记沈泽民说,一副对联,两个成语,尤其是横批内容的更新变换,完全反映出思想上的转变。

    老百姓从单纯朴素的红白分明,转变到灭白兴红的思想认识高度,本身就是一种质的变化……和平精英辅助

    善于抓住典型事例加以发挥做点文章的沈泽民,当时就对吴焕先(时任红二十五军军长)、戴季英(红二十五军政委)、高敬亭(第七十五师政委)等人,不止一次地讲到过一副对联两个成语的事例。

    他说,从今往后,应当在红军中形成一条纪律,谁也不准吃鸡!这事,首先从我们领导同志做起,以身作则,上行下效……

    红二十五军不吃鸡的故事,就是从郭家河战斗之后,在省委领导的倡导下,很快形成一条不成文的口头规定。

    对于不吃鸡的种种原因,红军指战员不免也掺杂着个人的感情色彩,各种各样的说法那就多了。

    有的说,鸡是老太婆喂养的,不管是买了来、捉了来,杀了吃,都怪可惜的,也很残忍,老太婆会恨你咒你,说你伤天害理作孽太深!

    也有的说,吃不吃鸡的事,是红军与白军的本质区别,白军扰得老百姓鸡犬不宁,红军如果杀鸡吃,老百姓会把红军与白军同等看待。

    因此,红军到赤白边界打土豪弄粮食,从来也不抓鸡,怕落个鸡犬不宁的名声!

    还有的说,大别山里的老百姓,养鸡也是维持最低的生活费用的营生之道,可以老母鸡生鸡蛋,可以用来换取油盐以至粮食衣物。

    红军指战员都能够体察民情,自觉遵守纪律规定,所以说不吃鸡也是红军的一种本色,既顺乎民心也顺乎军心。和平精英辅助

    总而言之,大家都把这个规定当作一条纪律,从领导到战士,谁也不准买鸡、捉鸡、杀鸡、吃鸡!

    这便是历史所形成的一条特殊纪律。红军指战员的思想观念,的确有其纯朴可爱的一面,即使在那极端艰难困苦的日子里,也自觉养成不吃鸡的传统美德。

    鸡在大家的心目之中,被当作不可触犯的神圣之物,谁若是吃了鸡,就会被看作与红军本色格格不入的腐化行为,轻则给予批评教育,严重者予以纪律处罚。

    而这一切,也都合乎事物规律和人之常情。

    来自上海宝隆医院并在李默庵部下做过军医官的钱信忠少将,对于红二十五军不吃鸡的感受很深。

    1933年冬,钱信忠所领导的红军医院,被迫转移到老君山地区,继续坚持医疗救护工作。

    他们驻在一个已经变成废墟的小山村,村子里只剩下一个没有逃离家园的老妈妈,孤苦伶仃厮守着两间残破茅屋。

    家里一贫如洗,连能够维持生活的锅碗盆勺,全都被敌人捣而碎之,但她还是养着一公一母两只鸡,公鸡司晨报晓,母鸡隔日下蛋。

    钱信忠少将

    有天早晨,老妈妈居然抱着与她相依为命的两只鸡,还有攒下的七八个鸡蛋,跑来慰问红军伤病员。

    然而,钱信忠说什么也不肯接受——事实上就不敢接受!老妈妈说,红军来了不吃鸡,白军来了也是吃,与其把鸡葬送在白军手里,不如趁早送给红军伤员吃!和平精英辅助

    最后,钱信忠也只是收下七八个鸡蛋,仍把两只鸡抱去还给了老妈妈。

    钱信忠在叙述了这事之后,深有所感地回忆说:斗争环境那样艰难困苦,我们也没有违犯过不吃鸡的纪律,大家都不忍心杀鸡吃。鸡是老妈妈喂养的,杀了吃怪可惜的……吃了鸡也就违犯了纪律,后果不堪设想!

    鸡的故事由来及其清规戒律的形成,即这般如此。关于鸡的种种传说,由于头绪繁多,笔者将分别予以撰述……

    传说之一:沈泽民牺牲之时,仍不忘批吃鸡

    省委书记沈泽民,是伟大的革命作家沈雁冰(茅盾)的胞弟,他生命的最后一息,是1933年11月鄂豫皖苏区第五次反围剿遭到严重挫折之时。

    沈泽民烈士

    当时,沈泽民的肺病多次复发,不幸又患了疟疾,每日里忽冷忽热,身体疲弱无力。

    一副白净的面孔,完全变成了灰青色,像严霜打过的枯叶,昼夜都在咳嗽着。痰里带着血丝,咳上一阵,半晌都喘不过气儿。

    由于斗争环境艰苦,既缺少医药又没得吃的,也只能以生命中蕴藏的一点气力,苦熬苦斗在死亡线上。

    白天的时间不够用,他就熬夜。每天夜晚,他总是抱着一副病身子,伴着一盏残破的木梓油灯,一边砸着烟锅,一边伏案写作。

    他自知病情严重,写作起来也是不要命的,恨不得一气呵成,了却一桩心事。和平精英辅助

    经过几个昼夜的苦心孤诣,终于在11月10日完成了写给中央的长篇报告

    就在这时,担负警卫任务的第二二四团五连指导员,带领一个排远行到赤白边界打土豪,他们除了搞到一些粮食衣物外,还捉了两只活鸡装在口袋里背了回来。

    一回到省委驻地,指导员就把两只鸡交给沈泽民的勤务员,叫给省委书记补养身体。谁知这下却闯下了大祸!

    沈泽民听说外出打土豪捉了两只鸡,也不深入了解问明情况,就下令将五连指导员捆绑看押起来,交由军长吴焕先亲自处置,借以教育部队严格遵守鸡犬不惊的宗旨规定。

    沈泽民一再吩咐他的勤务员:叫五连派上两名战士,赶快把鸡给人家送回去,以便挽回所造成的不良影响!

    军长吴焕先对这事也很生气。当时正在扭转脱离群众的过火行动,凡是有损群众利益和红军声誉的行为,都是不可饶恕的过失。对于这种明知故犯的事,当然也不能姑息迁就。

    可是,当他了解了事情真相以后,不禁又被五连指导员的所作所为深深地打动了。

    五连指导员昼夜警卫在省委书记身边,看到沈泽民危在旦夕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  他本想在外出打土豪时,顺便搞点鸡蛋或肉类食物带回来给首长补养身体,谁知这两样食物都没有弄到手,无奈之下也就抄了土豪的鸡窝,捉了两只老母鸡。

    他也害怕落个鸡犬不宁的名声,就偷偷装在口袋里面,一路上不显山也不露水。和平精英辅助

    就指导员的思想动机而言,的确也是出于对省委书记的爱护,完全是一番好意。如果对他处以极刑,未免有点过分,也不近情理。

    更为有趣的是,对于沈泽民吩咐送鸡的事,五连连长怕送鸡不成,反倒舍下两条战士性命,就把两只鸡转手送给了老百姓。

    这种应付了事的做法,虽说违背了省委书记的旨意,却也是从实际与可能出发的万全之策。

    红军早以打土豪闻名于世,既打了人家的粮食衣物,又想以两只鸡挽回声誉,事实上也无济于事。

    对此,吴焕先也没加责备,默不作声地予以认可。

    然而,沈泽民对这事却一直抓住不放。他当着吴焕先一再质问:五连指导员的政治意识,你了解不了解?你是一军之长,应当严加惩治这个不良之徒,以儆效尤!你对五连指导员到底是怎么处置的?

    吴焕先

    吴焕先心中有数,但又不便跟这个垂危病人进行争论,于是就故意打着哈哈:

    我说沈胡子,你都病成这个样子了,马克思在向你招手哩!到此地步,就是吃上两只鸡,我看也未尝不可。你还是好好安心养病吧……

    沈泽民有气无力地边咳边说:我的这种病,就是拿猴头燕窝滋补,怕也无济于事,吃不吃鸡的问题,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开这个戒!对于那些严重败坏红军声誉的干部,务必就地正法才是,决不可姑息养奸!和平精英辅助

    省委书记仍在鸡的问题上做着文章。事实上,敌人在第五次围剿中完全采取民尽匪尽的反动策略:斩草除根,移民并村,赶尽杀绝,鸡犬不留!

    根据地几块中心区域,大都荒无人烟,变成废墟,原来鸡犬之声相闻的山湾村落,全都死气沉沉鸡犬不闻。

    红军在根据地境内活动,已无鸡犬可惊,即使远到赤白边界去打粮,事实上也很难做到鸡犬不惊……

    被国民党军烧毁的村庄

    沈泽民终究还是沈泽民。这个曾在大上海和莫斯科吃过各种鸡肉美味佳肴的著名人物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,不但不肯吃鸡,仍在念念不忘严明鸡的纪律。

    他对于五连指导员和那两只鸡的处理意见,自然有其纯朴可爱的一面,但也不乏幼稚与执拗的一面,沈泽民就是这样一位忠心耿耿而又书生气十足的省委书记。

    是年11月20日,沈泽民病逝于老君山中,终年34岁。

    有必要赘述一笔的是:五连指导员虽然没有被处以极刑,但还是被撤去指导员职务,留在五连当战士。

    提起这个指导员,不少人都说他当指导员打仗是把好手,但特别倒霉,老是因为鸡和猪的事屡犯错误。

    幸存者们对于鸡和猪的事记忆很深,但都忘却了他的姓名,只记得个三起三落的绰号……

    传说之二:程于华来了以后,才成了不吃鸡的戒律和平精英辅助

    程子华是从中央苏区派来的军事领导干部。长征出发时,省委决定让他担任红二十五军军长。进入陕南以后,程子华和副军长徐海东,都在庾家河战斗中负了重伤……

    正、副军长二人,当时都躺在担架上一边随军转战,一边坚持养伤。初到陕南,部队每天飘忽不定,晚间宿营后也只能喝点包谷棒子糊汤。

    当地有句民谣:商洛山中三件宝:石板房,龙须草,包谷糊汤喝个饱。但对于危重伤员来说,仅靠包谷糊汤维持营养,的确也是苦不堪言。

    正是寒冬时节,没有什么新鲜青菜可吃,也买不到几个营养丰富的鸡蛋。为了正、副军长的饮食问题,军医院的医护人员都很作难,他们也想买上两只鸡,但谁都不敢开这个先例!

    有一次,钱信忠在给程子华换药包扎时,忍不住问道:军长,你是从中央苏区来的,中央红军可不可以吃不吃鸡?

    程子华

    程子华听了不觉一怔:可以啊!怎么不吃?当然是有鸡才吃,没有鸡也就不吃。

    钱信忠随之又问:吃了鸡,违犯不违犯纪律?

    程子华沉一会儿才说:那得看鸡是怎么来的……如果是公买公卖,就不违犯纪律;假若随便抓老乡的鸡吃,那就违犯了群众纪律。

    钱信忠接着又问:中央红军有没有不准吃鸡的纪律规定?程子华脱口而出:没有,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,就没有不准吃鸡的规定……

    程子华见他问个没完没了,便不由反问一句:钱院长,你一再追问鸡的问题,是不是有啥难处?和平精英辅助

    钱信忠讲了有关鸡的严格纪律,随后才说:徐副军长面部受伤,每天吃饭都很困难,只能给他喂点流食,喝点包谷面糊糊。长此下去,连一点营养都维持不住,伤口恢复起来也成问题……

    红军时期的钱信忠

    给他买鸡吃呀!程子华毫无顾忌地回答,吃不成鸡肉不要紧,可以多喝鸡汤,用鸡汤炖豆腐吃……

    钱信忠笑了笑说:部队每路过一个乡镇,我们都叫人收购鸡蛋,就是不敢买鸡吃……

    红军能买得猪吃,怎就不能买鸡吃?你们放心去买,这事我负责!程子华终于破了不吃鸡的惯例。

    1935年1月9日,红军攻占镇安县城以后,军医院才破天荒地购买了几只鸡。

    当徐海东吃到鸡汤炖豆腐时,只抿了一小勺儿鸡汤,就感到味道不寻常,惊奇地问道:这是什么肉汤?真香……

    女护士周少兰讲明情况以后,徐海东先是一愣,随之便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  别笑了,当心把伤口挣破……周少兰制止地说。

    哈哈,呵呵,开戒了,开戒了!徐海东仍在笑个不停。

    徐海东与周少兰(后改名周东屏夫妇)

    神圣不可触犯的清规戒律,破起来其实也很容易,不就是程子华的两句话?

    1984年4月,时任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的韩先楚将军,还曾这样回忆说:和平精英辅助

    子华同志来了以后,红二十五军在某些具体政策方面,也有所进步和转变。我就记得子华同志说过,小鸡是可以吃的……

    传说之三:韩先楚及其部下,也曾遇到过鸡的难题

    1935年4月18日,红二十五军一举攻克洛南县城。韩先楚所在的第二二五团三营,入城后就驻在城隍庙内,维持城内治安。

    红军攻城时,有不少商店的店东,都闻风弃店而逃。红军入城后,大都给派上哨兵严加保护,防止不法分子趁火打劫。

    就在这时,三营九连偏又碰到了鸡的难题,事情还必须从该连指导员说起……

    九连指导员,就是那个因为两只鸡的问题而被撤掉职务的无名氏。事隔半年之久,他就官复原职,仍在第二二五团五连当指导员。

    但在长征进入豫西伏牛山区时,该连司务长以两块银元买得一头肥猪,为该连改善伙食。

    谁知,炊事班在杀猪时,刚戳了一刀子放岀一盆猪血,敌人就从鲁山县城紧追而来,全连紧急集合出发。

    司务长心里急得不成,当时也来不及烫皮刮毛,就把一头猪连皮剥掉,开膛破肚砍下猪头,几斧头劈成两半,由炊事班抬着追赶队伍,一路上也很招人显眼。

    行军途中,军政委吴焕先一看到这个情景,当下就把炊事班拦在路边,并将指导员叫在当面,疾言厉色地训斥说:

    你这指导员是怎么当的?抬着扒了皮的两扇猪肉,一路上招摇过市,一点都不顾及红军的声誉,哪里像个工农红军的样子!和平精英辅助

    敌人说我们红军杀人放火无恶不作,你们的这种行为表现,正好给老百姓留下话把……红军是劳苦群众的队伍,吃的却是扒了皮的猪肉,老百姓会怎么看待红军?

    军政委也不问个所以然,当下就撤了指导员的职务。部队进入陕南后,第二二四团建制在整编中撤销,已经两起两落的指导员,被补充到第二二五团三营九连当班长。

    由于作战勇敢,表现也好,很快又官复原职,由班长、排长提升为连长,不久改任连指导员。

    然而,历史又在跟他开玩笑似的,偏又在洛南县城碰到了鸡的难缠事儿!

    入城后的第三天,有两家受到红军保护的商店掌柜,居然抬着一个鸡笼子,里面装着十多只活鸡,特意来到九连慰劳红军。

    指导员一见那个鸡笼子,就畏如蛇蝎一般,心慌意乱不知所措。无奈才把代理连长推到第一线,负责接待两位来客,他却躲在伙房里不肯露面。

    连长原是东北军投诚过来的一个机枪射手,不久前才由机枪教官代理连长,在处理这件事上也不便越职擅权。于是,他就跟指导员在一起商量起来:

    指导员,人家把鸡笼子放在连部,你却撒手不管……

    你……你收下鸡了?

    没有。你看这事咋办,收不收?

    收不得,收不得!因为这种事儿,我已经倒过两次霉了……就是给人作揖磕头,一只鸡也不能收!和平精英辅助

    给两个商人作揖磕头,往后怎么带兵?我不去!

    你要不去,还叫我三起三落不成?我这人大错没犯,小错没断,我不能再受鸡的害了,落下个三起三落的名声!

    连长、指导员正在发愁时,营长韩先楚旋风般地出现在伙房门口。

    韩先楚时年22岁,因在九间房战斗中左臂受伤,膀头上套着一条白布带子,把左臂吊在胸前。

    问明情况以后,韩先楚忍不住嘟哝了两句:么子个小事嘛!为了几个小鸡,看把你们愁的……

    事情虽小,可他身为营长,在能不能收鸡的问题上也不敢擅自做主。想了一会儿,韩先楚才吩咐说:快去给人家解释清楚,就说红军不吃鸡,这是纪律,必须遵守!

    不成不成!我磨了半晌嘴皮子,一再声明红军不吃鸡的纪律,人家就是不肯相信。这一笼子鸡,看来也不好推脱,非收不可!连长说。

    韩先楚接着又说:实在推脱不过,就送到军医院去。我听人说,军长、副军长受伤以后,都在吃鸡肉喝鸡汤的……

    好好,这个处理办法好!指导员立即表示赞成。

    代理连长却说:鸡是人家好心好意送上门来,慰劳和拥护红军的,又不是我们抓的抢的,也算不上违犯纪律。既然军长、副军长都可以吃鸡,我们营里、连里也有不少轻伤员,我看也可以用鸡肉补养补养。营长,这事你就做个主吧!和平精英辅助

    你才是个‘胡参谋’!这种事我怎能私自做主?韩先楚连忙予以回绝,营连干部偷着吃鸡,不处分你才怪!

    韩先楚及其部下,所遇到的鸡的难题,其实一点也不奇怪。军长程子华虽然破了不吃鸡的惯例,但也仅仅局限于军医院,能够以鸡肉补养身体者,大都是危重伤员。

    从军部到团部以至营连单位,仍然保持着老样子,都不曾改变过红军不吃鸡的纪律。

    特别是进入较为富庶的洛南县城后,军领导再三强调遵守政策严守纪律,凡是有损于红军声誉的事一律从严惩办,谁还敢胆大妄为。

    韩先楚随后派一名通信员,领着两个抬着鸡笼子的商店掌柜,送到军政治部进行处理。鸡的麻烦事儿,就釆取这种矛盾上交的做法,不了了之。

    从此以后,三起三落的绰号,就从九连连长嘴里喊了起来。这个指导员的真实姓名,连韩先楚也回忆不起来了,遂以三起三落取而代之,成为人们记忆中的一个历史插曲。

    传说之四:徐宝珊借古吩今,对鸡的问题拨乱反正

    徐宝珊是继沈泽民之后的省委书记。随军入陕后,为中共鄂豫陕省委书记。

    他与沈泽民同病相怜,抱着一副痨病身子,经常躺在担架上随军行动。

    红二十五军撤离洛南县城、进驻龙驹寨(今丹凤县城)整训时,徐宝珊的病情愈加严重,已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息。和平精英辅助

    一天早晨,徐宝珊被他的警卫员搀扶着,到丹江边上去散步。他很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,加速体内血液循环,借以恢复肺脏器官。

    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力量,较之卧床休养治疗的确也收到出乎意外的疗效,使其茅塞顿开,对于人的生命力豁然大悟起来。

    丹江岸边,有个小号兵正在练号,徐宝珊闻声走上前去,随口问道:小同志,你起得早呀!——是哪个连的?——你们连长、指导员对待士兵好不好?打骂过士兵没有?

    小号兵说,他们连长、指导员样样都好,不打骂士兵,就是好给人取个外号,当众喊起来也很臊人。徐宝珊仔细一问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:

    这个小号兵原来老是贪睡,早晨不能按时起床,常常耽误吹号,连长就叫他瞌睡虫儿。

    到了龙驹寨以后,小号兵晓得早晨要准时进行操练,绝对不能误了吹起床号,就在睡觉前喝上一碗开水,等到一泡尿憋了醒来,不多会儿天也亮了,正好赶上吹号起床。

    谁知接连两个早晨,他都把号吹早了,指导员又给他取了个小公鸡的外号,还当众讲道:小公鸡,吹了号,谁也别想睡懒觉。

    第三天早晨,连长却不依了,没好气地说:你个小公鸡,再要提早吹号,我就宰了你……吃你的鸡肉!弄得小号兵哭了鼻子,还闹了两天情绪。

    指导员随后才开导他说:放心好了,谁也不敢动你一根毛!杀鸡吃鸡都是违犯纪律的,连长胆敢偷着吃鸡,上级不撤他职才怪,再说,你又不是鸡嘛!和平精英辅助

    徐宝珊听了这事,顿时不禁一怔,仿佛意识到什么似的,半晌都没有言语。

    小同志,徐宝珊沉默了一会才说,听口音你是豫东南人,今年多大了?

    小号兵嗯了一声:够上15岁了。

    徐宝珊不由笑道:虚岁15,属相为鸡,这事就更巧了。你是红军的小公鸡,日日夜夜忠于职守,平时司晨报晓,战时吹号助威,好不光荣咧!

    才不光荣咧!小号兵撅着嘴说,俺情愿当个瞌睡虫儿,也不想落个小公鸡的外号。一沾上鸡字,就很不吉利!小公鸡也没得瞌睡虫保险……

    徐宝珊只是苦笑着说:依我看来,小公鸡比瞌睡虫好多了。部队正在加紧操练,就是要闻鸡起舞,刻苦练武嘛!唔,——你们连队的伙食好不好?

    好呀!昨个还宰了一头肥猪……小号兵笑嘻嘻地回答,来到龙驹寨,喝酒不吃菜。俺还喝过两盅甜葡萄酒呢,嘻嘻……

    吃过鸡肉喝过鸡汤没有?徐宝珊又问。

    小号兵不由把两眼一愣,吃惊地望着省委书记,一直都没有作声。

    徐宝珊从江边散步回来,一吃过早饭,便跟军政委吴焕先坐在一起闲聊起来。

    他说:.我自幼随父读书,家父是个私塾教师。那会儿,家父就教我读过西汉韩婴撰写的《韩诗外传》,我记得书中就有关于鸡的五种美德:文、武、勇、仁、信!和平精英辅助

    我们红军战士的革命精神很好,思想品德也好,就是文化知识浅薄,他们恐怕连闻鸡起舞是怎么回事,也不一定晓得……

    如此这般借古喻今,最后才把话题转到那个小号兵身上,讲了他在丹江岸边所了解到的情况。徐宝珊直截了当地说:

    焕先同志,我怕是不行了。我的两眼一闭,两腿一蹬,倒也死个自在,走个痛快。可是,压在你身上的担子很重……

    你先不要过分悲观!吴焕先安慰地说,今天早晨,你不是还到江边去散步,呼吸新鲜空气……唔,我回头告诉管理科,再买上两只老母鸡,给你补养身体。

    从洛南到龙驹寨,每天都没有断过鸡肉鸡汤……白白浪费鸡子哩!徐宝珊自觉无奈地笑笑。过了一会儿又说:

    比起沈泽民同志,我的思想是开通一些,也有福气吃上几只鸡。泽民同志临终之时,至死都不肯吃鸡,把那个好心的指导员也弄得好苦……

    沈泽民(下)和哥哥茅盾(上)在乌镇

    吴焕先说:情况在不断发展变化,我们也在斗争实践中进步,增长了不少见识。

    可不是嘛!吃鸡这种生活小事,说来也是个小小进步。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这事,也多亏了子华同志的提醒,不然还破不了这个紧箍咒。

    想起当初,我们也是书生气十足,一看到那么一副对联,就触景生情借题发挥,形成一种铁的纪律。结果,反倒把自己的手脚捆得死紧,到了不可挣脱的地步!徐宝珊情不自禁地感叹了一番。和平精英辅助

    这个问题,正好应了‘矫枉过正’这个成语,教训也是血淋淋的……吴焕先也深有同感地说。

    我想说的就是这事!徐宝珊紧接着说,吃鸡不吃鸡的事,省委也不好作个什么决议,或发个什么通告,逐级传达和贯彻执行。依我之见,必须发个口头告示,首先在各级领导干部当中吹上一阵春风,下点毛毛细雨……要不,基层连队还是死水一潭,根深蒂固的思想观念,也不会自动转变……

    对,对,吴焕先连声应道,是应当向各级干部解释清楚,弄清是非曲直,彻底转变这种作茧自缚的规章制度。

    徐宝珊笑着说:这个口头告示,还非你亲自发布不可,必须有点权威性!

    吴焕先心领神会地笑了起来。

    徐宝珊不禁又说:你刚才不是说给我买鸡吃么?我看就趁此机会,发挥一下你的肉告示,把这件事张扬出去,就说小鸡是可以吃的,我徐某人临死都念念不忘吃鸡!当然,也不是号召大家都买鸡吃,红军本来就很艰苦,事实上也不可能……

    具体怎么做,你就不要操心啦。我马上就吩咐给你买鸡吃

    要买就买一只大公鸡,好好补补我的文、武、勇、仁、信,增强这五种德行!

    遗憾的是,徐宝珊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公鸡汤,就停止了呼吸,终年32岁。和平精英辅助

    传说之五:吴焕光因地制宜,把鸡的故事推而广之

    鸡的故事及有关清规戒律的形成,包括到达陕南后的转变过程,整整延续了两年之久。

    这一政策和纪律观念上的转变,使红军指战员从思想上获得解放。

    从此,每在打了胜仗之后,各个连队除了杀猪宰羊,还购买上几只活鸡,让战士们品尝一下鸡的美味!

    但在长征北上进驻兴隆镇时,代理省委书记、军政治委员吴焕先,却又把鸡的故事翻腾出来,以不吃鸡的严格纪律作为例子,因地制宜推而广之……

    1935年8月,红二十五军北过渭河以后,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攻占秦安,威逼静宁,进驻兴隆镇暂作休整。

    地处六盘山区隆德县境的兴隆镇,坐落在蜿蜓的葫芦河谷,是回族人民群众聚居之地。

    红军进驻之前,军政委吴焕先就在单家集等地,亲自与一些农民群众、地方乡绅、小商小贩进行交谈,多方了解兴隆镇的民情社情,以及回族的宗教信仰和风俗习惯,为部队制定了三大禁令、四项注意。

    兴隆镇

    他在对部队进行政治动员时说:这次进驻兴隆镇,首先必须严格规定一条禁止吃大荤的政策纪律,全军上下谁也不准违犯。

    所想不到的是,军政委居然又把鸡的故事作为例子举了出来,要求红军指战员照此遵守,严格禁止吃大荤!

    他说,我们红二十五军,过去有过不准吃鸡的纪律规定,从来就没有禁止过吃大荤,现在必须改变一下,严格加以禁止。不但不准在回民地区吃大荤,也绝对不准把剩余的大荤食物,偷偷摸摸带入回民地区……和平精英辅助

    到了回民地区以后,也不准在回民群众面前说个猪字,骂个猪字,凡是与猪有关的事,都是政策纪律,务必严格遵守执行。

    总而言之,猪比鸡的事还要严重得多,谁也不可触犯这个铁的纪律!

    在军政委的动员号召之下,从军直机关到每个连队,都在进入兴隆镇之前,把一些剩余的猪肉猪油自觉地予以清理。

    不少连队的炊事班,把没有吃完的大荤食物,大都送给了汉族老百姓。有的还把带有荤腥油味的炊具,拿到葫芦河里进行冲洗,收拾得干干净净……

    8月15日,红二十五军进驻兴隆镇。当天,吴焕先就邀请了一些宗教和乡绅人士,到军部驻地作客座谈。

    按照当地回族的礼俗,他叫军供给部政委张希才特意购买了一些名为三炮台的清真茶具,以清茶泡上冰糖,亲自接待了每一位回族宾客。

    第二天,吴焕先等领导同志,还在军号锣鼓鞭炮声中,热热闹闹地拜访了清真寺。他把一面绣着德高望重的锦缎匾额,亲自赠送给清真寺的教主、阿訇。

    第三天,红军即在回民男女群众依依不舍的送行中,离开了鱼水情深的兴隆镇,并一举攻克隆德县城,沿西(安)兰(州)公路翻过六盘高峰……和平精英辅助

    红军走后,留在兴隆镇街头的三大禁令、四项注意布告,却一直被回族群众传为佳话。

    马青年

    据红军老战士、原宁夏回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主任马青年回忆说,他就是因为看了三大禁令、四项注意的布告,才参加红二十五军的,他们参加红军的第一课,就是这个布告,一辈子都忘不了!

    这个布告,是吴焕先的心血与智慧凝结成的一份杰作,他为红二十五军创立了功勋,也赢得了美誉。

    可惜的是,当年8月21日,这位年仅28岁的军政治委员,在泾川县四坡村战斗中壮烈牺牲。


    万卡盟 » 程子华负伤住院,院长问:中央红军可以吃鸡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