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
  • 本站主营:永劫无间辅助,绝地求生辅助,和平精英辅助,王者荣耀辅助,英雄联盟辅助,穿越火线辅助,等其他多款游戏辅助。查看更多
  • 换工程项目伤愈,那位北美地区CSGO「最终的天才少年」整麻了新东家

    7月18日下午5点,2022IEM斯图加特落大幕,Faze Clan以3比2打败NaVi夺下亚军。

    做为《CS:GO》极富盛誉的比赛众所周知,IEM斯图加特曾遗留下过许多名戏码。2017年,堪称「北美地区CS最后两个天才少年」的Shroud,曾率领Cloud9站到了那个T台上。尽管最后半决赛负于SK,但由此可见的Cloud9也为北美地区CS增添了期望。

    现如今,做为那支C9中流砥柱众所周知的Shroud再度重返业余绿茵场,但此次他优先选择的工程项目变为了《Valorant》。卡盟

    文 / 北力

    2018年4月18日,堪称「北美地区CSGO最后两个天才少年」的Shroud正式宣布宣布除役。其后,做为一位兼职主持人的他,赢得了职业生涯中空前的赢得成功。在我国,Shroud即使在《白卜庭冒险》上的精采操作方式,也被冠上了「大魔王」的荣誉称号。

    4年后,Shroud又再次返回了业余绿茵场,但他优先选择的工程项目既并非《CSGO》也并非《白卜庭冒险》,而要做为金融行业宠儿的《Valorant》。

    7月9日,北美地区电竞俱乐部队Sentienls正式发布了两条官宣音频,并hinet:「巨作重回,他是来缔造发展史的。Shroud正式宣布再次加入Sentienls。」音频中,穿著Sentienls黄色队徽的Shroud背向摄影机走着,最后转头讲出句——「Im Back,baby」。卡盟

    这条官宣推文也引爆了Sentinels的流量,截至发稿,该推文的点赞量超过23万,浏览量超过600万。其评论区也变为了各路电竞明星聚集和玩梗的地方——卡盟

    ESL官推表示:「选错游戏啦,兄弟」,《Valorant》官方账号则回复到:「时代不同啦,兄弟」;

    大师兄Doublelift也没闲着,在评论区玩梗:「这激励我伤愈呢」;

    Astralis官推表示:「但起源2引擎马上就要出了啊…..」;

    Cloud9官方也没放过玩梗的机会

    就这样,一度是北美地区CS期望的Shroud正式宣布伤愈了,但优先选择征战的绿茵场却出乎了大众意料。可以说,大部分粉丝对那个新闻的反应都是非常震惊。尽管此前有过不少CSGO选手转瓦的新闻,但Shroud那个流量咖位的还是首次。卡盟

    在Twitch上,Shroud的关注人数超过了1000万,位列发展史第七;在Youtube上,Shroud的关注人数超过680万。

    官宣后,Shroud自己直播频道的流量也迎来大幅增长。据SullyGnome网站统计,在伤愈前的三天里,Shroud的Twitch直播平均有18000名观众,官宣后则达到了45,000名观众,增幅高达150%。在官宣当天,最高观众数接近73,000人。卡盟

    北美地区CSGO最后两个天才少年

    Shroud那个名字,国内的观众应该不会陌生。在《白卜庭冒险》最火的那段时间,B站首页经常会出现Shroud的精采操作方式集锦,他也被国内观众称作「大魔王」。在做兼职主持人之前,Shroud是一位《CS:GO》业余选手,早已颇有人气。

    Shroud原名Michael Grzesiek,1994年6月2日出生于加拿大密西沙加市。由于父亲的影响,很早就接触了游戏,并在幼年就展现出了过人的游戏天赋。也同样是在父亲的「安利」下,CS成为了Shroud最喜欢的游戏。卡盟

    Shroud的父亲

    2012年,《CS:GO》的上市,则让Shroud看到了两条清晰的业余赢得成功道路。他一边直播、一边参加各类选拔比赛,期望各大俱乐部队的「球探」能看上自己。2014年,Shroud终于赢得了那个机会,Complexity向抛来了橄榄枝。而随着Complexity被Cloud9收购,Shroud也就成为了Cloud9的一员。卡盟

    2015年6月22日,Shroud迎来了加盟C9后的首个正式宣布比赛,也让世界看到了他所具备的实力和潜力。随着比赛中的精采表现越来越多,Shroud也开始坐拥「北美地区第一突破手」的名号,不少选手和分析师都表示「从纯技术的角度来看,例如预瞄、选位等,Shroud可能北美地区选手中最好的,没有众所周知。」

    但Shroud和那支C9,最后还是没有能在绿茵场上兑现他们的潜力。在近两年的时间里,C9除了在北美地区称王,并没有夺下国际比赛的亚军,他们最接近亚军的一次是2017年ESL斯图加特,最后负于仍处巅峰时期的SK屈居亚军。卡盟

    渐渐的,由于北美地区CS人才式微,Shroud的头上也逐渐被安上了另两个头衔——北美地区CS最后两个天才少年。尽管在中文社区,Shroud的那个头衔经常被粉丝拿来玩梗嘲讽,但对于北美地区CS来说,尽管事与愿违,但集才华与魅力于一身的Shroud,确实为他们增添过期望。卡盟

    2018年4月18日,Shroud正式宣布正式宣布宣布除役,成为一位兼职主持人。而成为主持人的Shroud,不再将自己局限于《CS:GO》,而要去直播更多不同的游戏,凭借自己的硬实力赢得了比做为业余选手更大的赢得成功。在2019年的TGA上,Shroud也赢得成功夺下年度主持人奖,风光无限。他也多次强调:自己不再想做一位业余选手,业余选手增添的心理身体压力太大,自己更适合当一位主持人。

    现如今,自Shroud除役已经过去了四年,尽管工程项目换成了《Valorant》,但Shroud还是再度站到了业余绿茵场上。据悉,他将做为首发选手参加于8月份举办的Last Chance Qualifier(LCQ),帮Sentinels争夺参加伊斯坦布尔全球亚军赛的资格。卡盟

    时代变了?

    Shroud曾不止一次表达过自己对《CS:GO》的不满,甚至在直播中公开表示这是一款「dead game」,怕是没人玩了Valve才会醒悟过来。而对于《Valorant》,Shroud则多次送出了自己溢美之词。卡盟

    去年,Shroud表示「《Valorant》是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第一款,背后公司真正关心的战术射击游戏。」,他也曾建议S1mple转型《Valorant》,即使他会赚到更多的钱。「毫不夸张地说,你可以看到《Valorant》的业余选手在接下来的一两年里,每年赚100万到200万,你可以看到,这是很可能发生的。」

    截至5月,Shroud总共直播了1000小时《Valorant》, 《CS:GO》则是700小时卡盟

    从全球的FPS版图来看,《CS:GO》在欧洲、北美地区地区的霸主地位无可撼动。但《Valorant》在进一步威胁这种格局。早在游戏最初上线时,《Valorant》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,缔造了170万同时在线观众、3400万单日观看时长,刷新了国外直播平台Twitch近十年来的纪录。

    在电竞层面,得益于拳头游戏的经验和资源,《Valorant》也稳步推进,建立起了围绕着Valorant Champion并贯穿全球的巡回赛体系(VCT)。卡盟

    在当下《VALORANT》的电竞生态里,地区挑战赛取代了赛区联赛,某种程度上说,这样的形式扶持起一批新组建的战队,大家处于同一起跑线,公平之下诞生的黑马故事更令观众印象深刻。明星俱乐部队的加盟,则凭借着自身的「社交队格」,娴熟地维系着社群的粘着性,为VCT系列比赛提供源源不断的话题与热度。

    而据透露,《Valorant》也将在不久后启用席位制,而目前各支战队正处在席位制的评估中。像Shroud的加盟,就给Sentinelst品牌增添了可观的曝光率,也将有助于他们在席位评估中赢得高分,并在全球范围内建立品牌知名度。卡盟

    目前,哥本哈根大师赛正在火热进行中。据Eschart的数据显示,截至到季后赛第一天,哥本哈根大师赛观看时间超过1160万小时,平均观众数29万,峰值为48.7万人。9月份,《Valorant》全球亚军赛则将在伊斯坦布尔上演。卡盟

    由于近半年以来糟糕的竞技表现,Sentinel并未赢得成功晋级哥本哈根大师赛,而他们是否能参与全球亚军赛的期望则落在了Shroud身上。Shroud表示,与Sentinel目前的合同只持续到LCQ结束,即使他们赢得了LCQ并赢得大师赛资格,双方也坐下来进行再度谈判。但是,Shroud真的能成为Sentinels的救世主吗?

    理性来说,Sentinels存在的问题,并不能靠Shroud两个人来解决。尽管他天赋出众,但做为一位跨工程项目并远离业余绿茵场长达4年的人,Shroud不给队伍「拖后腿」就是最大的赢得成功,我们唯一能期待的是,他能为队伍增添新的化学反应,让Tenz找回MVP该有的竞技状态。卡盟

    但无论如何,Shroud的加盟让每场Sentinels的比赛都成为了焦点比赛,流量、话题、明星一应俱全,从比赛产品、品牌的角度来看能为Sentinels和《Valorant》增添无可替代的价值。卡盟


    万卡盟 » 换工程项目伤愈,那位北美地区CSGO「最终的天才少年」整麻了新东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