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公告
  • 本站主营:永劫无间辅助,绝地求生辅助,和平精英辅助,王者荣耀辅助,英雄联盟辅助,穿越火线辅助,等其他多款游戏辅助。查看更多
  • 过去的CF,现在的CFer,未来的CFHD

    关于CF,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

    《穿越火线》可能是过去十多年里,起点最高的网络游戏。

    一款产品的诞生,无关于好坏,它首先都需要萌生一个创意,凝结出数人的思想结晶后,配合周密的市场调研、完备的生产操作与勤勉合格的后勤把关,凭空开辟出一片虚拟世界。这是一门极度精密的手艺,需要数十个甚至上百个人包围运作。生产产品如同养育婴孩,从项目的筹备到最终的成果呱呱坠地,开发商耗尽了全身力气,也不过是刚刚迈出了实践的第一步,此后还有着数年的育成之路。CF辅助

    长路漫漫。大多数厂商的想法,因此也异常简单,瓜分一块游戏行业的蛋糕,在游戏业尚未成型的时间里,占据先机即可。谦逊的年代里,少有人狂妄,彼时的游戏业并不像现今那样如日中天,有着成熟的流水线与工作室,社会舆论也没有现在这般宽容开放,社会的意识形态更是视之为洪水猛兽,能够卖出百万份的电子游戏便是惊世巨作,能狂销千万份的是只存在于想象的擎天之壁。

   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,每个国内开发者都在小心翼翼地摸石头过河时,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却跨越重洋横空出世,宛如平地起雷般,烙印在了每一个玩家的精神世界中,不容拒绝。这句宣传语几乎有着跨越时间与空间的魔力,某种程度上成为了那个时期游戏界的代表性符号,或者说最戏谑的调侃——看到它便等同于看见了那个时代。CF辅助

    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

    不管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——多数是负面的,以及经历过那个年代的,甚至未亲历那个年代的,似乎对这事都门儿清……但你没法否认这句宣传语的魔力。事实上,也很难找出第二个有如此流传度与认知度的本土MeMe梗,即使是身处未来的我们,回过头再次观摩这句简单的文字时,都会忍不住诧异于这来自十三年前的野望。CF辅助

    二零零八年的中国网民总数,也不过三亿而已。

    1

    《英雄联盟》《地下城与勇士》《穿越火线》并称腾讯三剑客,它们可能是国内运营时间最长,盈利金额最高,盘踞于榜单最久的三款网络游戏。每年都有人喊着这三马上就要黄了,来年一看,榜单上的还是它们。CF辅助

    《英雄联盟》的相关贴吧,可能是百度贴吧中势力范围最庞大的游戏团体,英文简写与中文译名各自盘踞一处,形成两面之势,夹缝中更是诞生了诸如抗压吧一类的极端衍生物。这些中文社区在规模庞大的电竞比赛与线下活动的加持下,毫无疑问是网络游戏界的龙头老大,极高的曝光率与造星趋势,让它亦是生活中、网吧里,最常遇到的游戏。

    《英雄联盟》的玩家,从来不吝啬于在公共场合将自己作为谈资,宛如一个巨型组织中的成员,天南地北皆有同好,寝室舍友皆可相谈。对他们来说,LOLer是一个不差的交际头衔。CF辅助

    地下城与勇士吧号称有九百万勇士,这也是一件令他们极其自豪也颇具集团意识的台词,尽管策划的所作所为,惹得玩家怨声载道,但贴吧的关注数却早已远超九百万,达到了惊人的一千二百万。

    《地下城与勇士》的玩家常常自嘲于年龄,自嘲于能力,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怀念曾经PK场中意气风发的自己,而后又埋头于下一轮的搬砖当中,日复一日。

    辛勤之余,《地下城与勇士》的玩家热爱于分享彼此的故事,DNFer对他们来说,就像是一个接头暗号,对答正确便能一同陷入初见格兰之森的美好回忆。CF辅助

    而穿越火线吧呢?它的关注数,还停留在九百万。

    尽管九百万并不算少,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相当庞大的团体,但在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前,这又显得颇具讽刺意味。三剑客中要数穿越火线吧的关注数最少,但《穿越火线》却是其中公测最早,喊得最响的那个人物。

    《穿越火线》的玩家往前回忆起来,都是痛兼并着快乐,每个玩家描绘的景象,都出奇地一致,而一旦谈起游戏体验,仿佛《穿越火线》只剩下了一地鸡毛。梦里面的RPK,届不到的巴雷特,和如今官方随意送枪的景象不同,那年的玩家甚至为了升级,写出了自雷脚本。CF辅助

    此时玩家们挥洒的,不是热血青春,是拔鸡毛时淌得鸡血遍地。因为早期游戏的不成熟,《穿越火线》的BUG成为了一时的风景线,由BUG、外挂、普通玩家引发的三方冲突接连不断,更为《穿越火线》的后续发展埋下了隐患,在这里开麦是为了问候家人,打字是为了互掀疤痕。CF辅助

    在一次又一次的对合作失望后,年长的玩家们不再开口,只剩下少年郎们边抱怨边继续,咽不下的真性情,变成了不甘心,卡在喉咙里上不去下不来,在每个版本中自怨自艾,在长大后回过头来一脸鄙夷,每个《穿越火线》的玩家都在经历着一个相似的轮回。

    有趣的是,在这么一段看起来很诡异的回忆中,BUG却成为了《穿越火线》玩家心中的彩蛋,外挂成为了神仙大哥,一个个不合理的内容,变成了回忆中最快乐的时光。滤镜之下,CFer又格外怀念那个遍地拘束,买枪还要等级的年代。和还在游戏中,骂骂咧咧的玩家不同,退坑的玩家似乎都保留着游戏体验的美好,退坑的比坑外的快乐,是互联网圈内一种异样的生态。CF辅助

    互联网的世界里,《穿越火线》似乎正处于鄙视链的底端,而CFer对《穿越火线》的感情,也是旁人难以体会的情感。

    有人说,两个《穿越火线》玩家中必有一个是开挂的,而另一个肯定是买挂的。这虽然是危言耸听,但玩家也很难有办法去澄清这事,毕竟在《穿越火线》中开挂,已经逐渐成为了类似财富密码的梗。FPS游戏的境况,就是这样极端,这是身处未来的我们也没能完全解决的问题,也是未来FPS游戏彻底普及后,人们才意识到的问题源头。CF辅助

    《穿越火线》作为当时国内影响范围最大的FPS游戏,它集中承担了该门类下所有玩家对于外挂的仇视,尽管腾讯的反作弊系统已经是业界领先,但庞大的人口基数之下,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反噬,于是清朝老兵三亿傻X等标签,接踵而至。CF辅助

    CFer的身上,冷冷清清的贴满了无数奇怪的称谓。无数奇怪的称谓中,却唯独没有正正经经的CFer。

    穿越火线吧有着九百万的CFer关注,九百万的CFer却凑不出一个叫做《穿越火线》的家。

    此时,CFer似乎成了一个难以示人的身份,尽管它有着数一数二的玩家数量。

    2

    阿稔是一位游戏玩家,是我在考驾照时认识的好友,生得黑壮黑壮,典型的西北相貌,游戏水平不好不坏,就是大部分游戏中砥柱般的那群玩家,数量最多也最普通。CF辅助

    我报名的那年,考驾照是个技术活。不同于往年的自由散漫,如今驾照考试的监控设备,一应俱全,没有人敢耍猫腻,踏踏实实地练车,成为了唯一的途径。于是,大把的人在这里消耗着大把时光,不过因为是毕业季,来这里的大把学生也都是处于假期,有着大把的时间挥霍。

    阿稔在人群中并不出众,只是年纪尚仿,便徒增了几分好感,此后的日子还多,所以也刚好想找个人作伴。我向来看人很准,或者说这个年纪的男孩不玩游戏的,才是稀缺货。于是,在我抛出了几个类似四保一的暗号后,我们成功接头,成为了游戏中奋战的好友。每每驾校下课后,便相伴去往网吧,找一个连坐,开启下午的征途之旅。CF辅助

    不得不承认,他很爱玩游戏,是人菜瘾大的那一挂,就算没有我,他也会一个人窜入禁地,玩着我不知道的游戏。

    一次在网吧中,我看到了他正在玩《穿越火线》。这本不是什么大事,网吧玩这个游戏的人很多,他却在看到我后急忙关闭了游戏,揣着侥幸问我怎么才来,用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语,绕开了话题。CF辅助

    可我分明看到了他微颤的胸口,和聊天框里已经不知道叠加了多少层的粗俗话语,他就这么强硬地关闭了正在进行的游戏,没有理会自己的队友,没有敲完最后几个字母。

    阿稔很少骂人,但不代表着有人喜欢挨骂。虽然一定程度上,我能理解游戏世界中的党同伐异,或是因为水平过低沾染了晦气,但我不并觉得把游戏氛围搅得一团糟是件好事,把人喷的还不了口能算作胜仗。不过,我的常识在这里并不作数,入乡随俗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。CF辅助

    阿稔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,但让朋友看见自己在游戏里被肆无忌惮地骂了一顿,总会有些臊了面子。

    和朋友一起玩游戏,应该是快乐的时光。显然,《穿越火线》很难让这份时光变得快乐,除非你和他们是一丘之貉。他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觉得自己高人一等,明明充钱的总有人比你冲得更多,技术好的总有人比你技术更好,甚至开挂的都有比你更高端的外挂,但他们仿佛不自知只看到了眼前,或者说强迫自己只看眼前。CF辅助

    这里技术最不值钱,其次钱不值钱,外挂最值钱。

    所以说白了,阿稔觉得在《穿越火线》里的一切都显得毫无意义,他可以一个人在里面虚度时光,却很难容忍两个人一起,因为这会让他意识到自己真的是在浪费时光。这就像一个人做坏事时会心安理得,没有人发现就行,但带着别人做坏事就会惴惴不安,好像自己真是个坏人,原形毕露。

    鄙视链最底端的他们,并没有像某款游戏一样团结起来一致对外,反而在窝里内斗的越来越狠,互相打压。玩家不仅看不起玩家,也看不起策划,策划也不想理玩家。你很难在互联网中看到有网民为《穿越火线》当自来水,因为还在坑内的永远是骂骂咧咧,快乐是属于退坑人士的回忆滤镜。CF辅助

    氪金的看不起养老的,开挂的看不起氪金的,而阿稔谁都看不起。他认为氪金的蠢,而开挂的坏,普通玩家被氪金玩家逼着氪金,氪金玩家被策划逼着氪更多的金,最后发现氪再多的金都不如穿墙透视,于是开挂成为了一步到位的终点,不体面地摆在每个玩家眼前。CF辅助

    每个CFer都是孤独的,他们只会看着眼前,保持着一种默契,并默许了这种风气。假如有人真的在里面醒来,那会臊了所有人的面子。

    他对我说:这里没有未来。

    3

    很难想象,一个常年在榜单之上的游戏,会没有未来。于是,我擅自地将这句话理解为《穿越火线》将保持这样,并一直如此。

    哀莫大于心死。玩家抱着得过且过的心态,肆意地混着日子,他们也羡慕S联赛,羡慕青训营的模式制度,羡慕其他玩家在一起高谈阔论,于是他们将问题一股脑地推给了策划。而策划呢?看着这些一边人身攻击对面大哥的玩家,一边保自己家大哥的玩家,这么多的玩家,饶是腾讯也无可奈何。CF辅助

    解决外挂就会好起来吗?显然,玩家也不是都这么觉得。没有了外挂,普通玩家甚至无法通过官方开放的福利副本,来获得道具,外挂一转眼又成了平民的救世主,颇有为万世开太平的意思。可以说,《穿越火线》的运营历史,几乎每一个版本都和外挂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,它既是阻挠玩家体验的插件,又是替玩家谋求体验的工具。CF辅助

    阿稔作为一名普通玩家,也不觉得游戏没了外挂,《穿越火线》就会好起来,不外乎从被挂和氪佬虐,变成被氪佬虐。

    有时候,我怀疑阿稔有斯德哥摩尔综合症。我清楚地记得,阿稔在被这些氪金武器打的体无完肤后,上一局的对手变成队友扔给他氪金武器时,那副感激涕零的样子。那是他少有的高光时刻,一遍又一遍仿佛炫耀似的不停切换武器,不管一旁玩手机的我是否有所关注,偶尔趁我不注意,便急忙打开聊天框对着队友说还有吗?CF辅助

    我一时竟分不清谁是谁。

    阿稔其实很喜欢这些武器,不只是属性的加成,这些炫酷的武器本身就有着十足的吸引力,只是他的科目二刚挂,还需要凑齐六百元的补考费。这份失落,也许从游戏中捡到的绚丽武器中,得到了一定满足。

    我有问过阿稔:为什么不去练练实力,虽然规模不大,但《穿越火线》还是有着不少比赛。

    阿稔知道自己的天赋如何,也知道自己可能一辈子与比赛无缘,有着氪金武器在前,既然可以不训练就变强,为什么还要辛苦自己?CF辅助

    我想,是他没听懂我的问题,继续问他:别人能通过氪金变强,你就通过训练变强呗,都是变强,有个目标总不至于浑浑噩噩,拿把破枪去杀穿氪佬,想想就很爽。

    我觉得这并不是什么深奥的问题,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。既然是玩游戏,总该有一些目标,而不是木讷地重复一些动作,毫无意义地浪费时间,对抗外挂本身,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。

    是啊,努力练习精度,提高自己的命中率,练习身法背下地图中的每一个架枪点,然后被氪佬毁掉你的所有努力,或是被当作另一个外挂从游戏中被请出去。似乎,于他而言,变强是件缺乏动机,只赔不赚的事情。CF辅助

    难道你觉得对我而言,《穿越火线》是个竞技游戏?他反问我。

    是我没懂阿稔的问题。

    4

    这都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。我《穿越火线》玩得并不算多,但作为游戏界的老饕,也能从话语中揣摩出一些用意,其中意思无非是不想被否定掉仅剩的自己。如果努力后还是被打的体无完肤,那就真的是万劫不复。一个平庸的,没有天赋的玩家,在尽自己全力后被外力击败,那一刻将跌入万丈深渊,连带着努力就像个笑话,宛如榜一神壕、职业高玩转过身,就被外挂大哥轻描淡写地抹去时,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显得可笑。CF辅助

    这个时候,自甘堕落反而成了一种对自己的保护,这是荒谬的,无厘头的,极其脆弱的,但又无法苛责的事实。他只是想登录《穿越火线》,并没有希望通过《穿越火线》获得什么。

    阿稔这种普通的玩家,哪怕高光一局也有可能成为CFVIP踢人机制的牺牲品,而CFVIP却能成为那些玩家的保护伞。不管是从哪方面考虑,似乎放任自流,成为了他这种玩家最好的选择,毕竟变强了有比你更强的,而那些比你弱的也可以通过氪金道具和外挂来比你更强。CF辅助

    技术并不值钱,他再次重申了一遍。

    但这总归是一家之言,技术不可能真的不值钱。在任何游戏里,取得高成就的玩家,都值得刮目相看,《穿越火线》曾经就有一个非常出名的团队,叫做电信十三太保。以现在的视角来看,这名字不仅中二,而且过于平凡,但至少它能被顺利念出来,和那些充斥着符号的乱码不同。CF辅助

    电信十三太保代表着《穿越火线》的民间最高战力,其中不乏有人前往职业圈大展拳脚,也有人沦为外挂玩家,在短视频平台赚取流量。《穿越火线》因为其本身的特殊,外挂太多了。所以想要吃技术这碗饭,往往需要超乎寻常的底力,我从爱拍时期开始关注过电信十三太保的几名玩家,一直到现在的哔哩哔哩。

    因为这些玩家的存在,我对《穿越火线》一直保持着不排斥的情感,至少没有网络上那样鲜明的恶意、我并不觉得这个游戏烂透了,也不觉得阿稔玩《穿越火线》在我面前低人一等,并且我也对这些还在坑内的真正高手们好奇,这没有未来的游戏对他们而言,意味着什么?又在坚持什么?CF辅助

    不意味着什么。

    其实这里并不像民间故事那样充满着转折,有着苦尽甘来的收尾。因为,这些玩家只是作为一名玩家,继续着自己喜爱的事物,就是玩一款游戏而已,它可以是任何游戏,凑巧是《穿越火线》而已。

    从爱拍转战到哔哩哔哩,日复一日的重复在这看不到头的游戏里,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,只是刚接触到游戏时,《穿越火线》就凭借三亿鼠标的枪战梦想,在少年时期笼络了他们,先入为主。CF辅助

    换句话说,那个时候换作其他游戏,他们大抵也会坚持到现在,差别只在于是否会获得如今的地位。这事没什么好追溯的,每一个玩家应该都有一个近乎偏执的,带有滤镜的电子游戏。我就格外喜欢《魔兽争霸3》,即便它的画面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,我也会在2021年玩上几盘RPG地图。

    比起《穿越火线》,我觉得《魔兽争霸3》才是真的没有未来,各种意义上的,毕竟CFHD的出现,是我这种玩家羡慕不来的。CF辅助

    你很难想象,在一个看不到头的循环里,玩家自己都不再相信的时刻,会真的出现奇迹。

    5

    《穿越火线》的诸多矛盾,在于玩家内部的争端与外界质疑的交杂,是多向且复杂的线索脉络。但我们可以简单将其概括为缺乏阶段性总结的目标成果,这不是账号等级或是物质奖励,而是精神上跟随肉体的那种奖励,比如游戏水平。

    在《穿越火线》中,当一个玩家想要变强,其首先要实施的行为从练习精度转移到了氪金,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情。而无论你怎么变强,又无法改变科技会战胜一切的结果,放任自流也就成了很容易理解的现实。CFHD正是要改变这种环境,将《穿越火线》的轨迹重新扶正——至少他要让玩家本身的变强,变得有意义,更加突出地有意义。CF辅助

    所以,CFHD并不需要宣传太多的内容,光是一句武器不带额外属性,就足以满足玩家的大部分幻想。

    也许……这听起来是不是过于草率,但绝不是空穴来风。《穿越火线》上一次的大规模舆论,可以追溯到火麒麟事件,这把枪不仅改变了《穿越火线》的内部体验,还进一步加剧了外界对《穿越火线》的刻板印象。当游戏的内部矛盾不只是外挂时,当游戏的外部矛盾不只是氪金时,显然没有人会对这样一款游戏有着好印象,更谈不上什么竞技游戏的美称,伴随着英雄级武器的出现,不再有人对这款游戏寄予公平的期望,枪支的调整,可谓刻不容缓。CF辅助

    不过,公平的武器系统虽然对普通玩家来说是极好的,但这绝对不是所有玩家的想法。诚然,CFHD是做了一款竞技游戏本该有的样子,但它同时也在承担着曾经炒作过的营销活动,所带来的反噬。那是每一个活动下,花费了真金白银的游戏股东,是延续《穿越火线》生命的金主,他们也没想到自己竟是被率先抛弃的那个。CF辅助

    也许这会让平民玩家拍手叫好,但客观上来讲,玩家为自己喜欢的游戏花钱,是无可厚非的事情。我们不能因为别人氪金,就把人当成傻子对待,正视所有玩家,在改善平民玩家的同时,氪金玩家也需要被公平对待,这才是不具有歧视色彩的格局。不然,当CFHD成为了主流时,曾经那些氪金的玩家,又该何去何从?老玩家回坑时,也许就是这些神壕们退坑的时候,而神壕们的退坑,意味着策划要从这些普通玩家中怂恿出新的神壕。CF辅助

    让CFHD成为新时代的《穿越火线》,显然是不切实际的事情。所以,CFHD并非是下一个品牌,某种程度上更应该是与《穿越火线》互补的另一条产品线,它们在玩法上相通,却有着不同的体验,这就是CFHD的意义。CF辅助

    给竞技玩家一个新的选择,并为氪金玩家保留一个选择,这对所有人都很公平。

    CFHD的玩法,较多地迎合了市场主流选择,向着客制化及道具系统更进一步,向战术性逐渐靠拢。这并不是体现于玩家在看到地图时,决定的攻守策略,而是由武器、装备诱导响应的一系列博弈步骤。

    除了蹲、架、拔,现在的CFHD玩家还可以通过探测雷和延时雷等道具,来丰富作战细节,这是和《穿越火线》有所区别的体验。现在,你不仅可以购置装备,甚至还可以升级武器,一系列更细腻的选项,出现在玩家眼前,向着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线接近,虽然这些内容依旧并非CFHD首创,但这也代表着腾讯在这一领域的探索,而探索本身就是一个值得被玩家所关注的举动。CF辅助

    换句话说,《穿越火线》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一成不变,就这样保持到从互联网的世界中谢幕。

    我关注的那些电信十三太保们,最近也都在玩着CFHD。有的还为它出了几个视频,播放量看上去还算漂亮,毕竟《穿越火线》的基盘相当之大,天下也是渴公平久矣。当游戏内部的矛盾被尽数除去,玩家就会团结起来一起对抗外挂势力,它的环境自然也会好上许多。CF辅助

    我印象里,有太多的游戏从辉煌到散去,什么都没留下。此刻竟然开始羡慕起了《穿越火线》玩家,虽然我并不认为CFHD能让这个年迈的游戏重返往日辉煌,但它的社区风气一定会日新月异,走向良性运作。

    CFHD并不需要旁人太多的笔墨,他不是过去,不是当下,是属于CFer的未来。CF辅助

    6

    考取驾照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联系过阿稔。他是真的十分热爱《穿越火线》,所以在最难过的时候,也仅仅只是放任自流,而不是选择退坑。但我没法保证这份执着能坚持到何时,任何事情都有个度,他也早已退坑也说不定。

    每个人都是要过下去的,不管按照什么样的方式,每个人都试图在按照自以为是的幸福标准活下去。有时候,这种感觉过于荒凉,生命只是风中飘零的种子,在时间的旷野里失散,一瞬间就不见了。CF辅助

    但我对着电脑屏幕打再多的字,也不会有任何用处。只希望他还在坚持网上冲浪,能从互联网的犄角旮旯中,发现那个曾经梦寐以求的乌托邦,正缓缓落地。那里承载着他幻想过的一切,甚至还有一个全新的、纯粹的剧情模式,那里不会有争端,不会有困扰,不会有人对你说三道四,也就永远不用记起被删掉的那半行字。

    过去,阿稔喜欢玩CF,成为了一名CFer,不知道现在脱坑了没有,但并不重要,因为这里有未来能接纳他的CFHD。CF辅助


    万卡盟 » 过去的CF,现在的CFer,未来的CFHD